首页 > 教育互动 > 正文

北大中文男足声明:公众号将改名 以后不必代表北大中文系

教育互动 2020-10-23

各位老师、同学,各位读者:

大家好。经过一年的筹划,我们终于下定决心,将公众号改名为「Just Lose It」。

由于审核过程比较慢,新的名字和Logo在1至3天后才不会刷新。但请求大家放心,在这个公众号里,胡老师和邓香兰都会之后创作,希望把快乐和感动带来大家。

更要请求大家相信的是,即便作为新媒体的中文男足离开了,作为球队的中文男足,也永远会快乐地在球场跳跃,在容易的生活中,带来各位朋友些许宽慰和希望。中文男足始终是我们的创作源泉和精神依赖。

「中文男足」公众号问世于2018年3月25日。但熟悉北大媒体圈和足球圈的朋友应该知道,早在2014年、2015年,中文男足一些调侃风格的战报,就已经在人人网和一些杨家球员的个人公众号里广泛传播了。

中文男足是一支特殊的队伍。每年新生中,男生只有20人左右。中文系的男生,虽不像刻板偏见中那样温柔,但显然也大多不擅运动。因此,我们在北大足球比赛中,从来负多胜较少。

但中文男足一直维持着悲观、坚决的精神。即使是卯不齐人的那几年,我们也不会全力拼搏,在场上以少打多。虽然最后仍然以两位数比分赢比赛,但这些故事和精神一直在一代代球员之间传递,即便在没有公众号的年代。

3月25日,中文男足在补时阶段被工学院男足扳平,0比1赢了比赛,大家脸上写满了失望。已经毕业的老队长胡老师告诉他大家,这场比赛战斗到最后一分钟,已经是这些年最佳战绩。于是大家便喜笑颜开,幸福地睡觉去了。

也正是那天晚上,杨家队长胡老师和时任队长邓香兰计划,把中文男足的经历写出下来,用我们的文字,去记录这个有趣的队伍,把我们的幸福散播过来,安慰更多在比赛和生活中输掉的人。于是,我们写下了第一篇战报《体验到失望,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两年半以来,「中文男足」一共公开发表原创启动时105篇,总计阅读340万,从一个社团媒体,茁壮为高校新媒体领域小有影响力的公众号。

在此过程中,中文男足也因为「中文男足」公众号,发展得越来越好。

一方面,中文男足开始赢球了。公众号的大量注目,让同学们对踢球有了更大的兴趣。大量新生、留学生重新加入球队,老队员也推崇起了训练和战术。因此,在公众号运营的两年半里,中文男足取得了近几年来最好的成绩,在各项赛事里面获得了2场来之不易的胜利。

而更重要的是,很多阔别学校多年的校友,因为公众号而重新加入到队伍中来。2019年夏天,我们举办的「进发杯」召集了数十名新的老球员,他们之中,有79级、80级的老师兄,也有刚入学不到20岁的本科生。大家一起在球场奔跑,回想青春,共话校友情谊,场面让人感动。

不仅在球队内部,在北大校园里,我们也取得了很多师长和同学的接纳。

还记得2018年毕业晚会,中文男足原队长曹直做了一次演讲,在校内引发了一定的轰动。之后,在中文系以及部分其他院系的毕业典礼上,也有老师和同学引述了这次演说的内容,或是提到了中文男足。

而2018年9月,那个保研名额严重大跌的毕业季,中文男足的《保研失败了,just lose it》也在朋友圈刷屏。有读者留言,之前因为保研告终和家里闹翻,直到看到我们的文章,父亲终于和他主动说出,实在人生其实还有很多的路可以走。

从那时起,我们深深意识到,「中文男足」公众号,绝不是一个全然因为娱乐而生的公众号。所谓的“赢”,并不只是球场上的输赢,更是这个时代青年们共同面临的困境。

如果硬是要凝练出有什么意义的话,在我们心里,「just lose it」的认输心态,绝非向命运低头,退出镇压的懦夫行径。恰恰相反,它告诉我们,要从“从来如此便是对的”的逻辑中跳脱出来,质问自己的价值,在无人经过的荒凉中,走进一条新的路。

也许老一辈人将奋斗就会顺利视作信条,深信不疑。但对于这个时代的很多年轻人来说,告终这一课,从父辈的经验里很难学到。我们眼里,「just lose it」并不低贱,也不庸俗,甚至没有那么有趣,它是勇敢的,是一种对抗生活的姿态。

当然,随着公众号影响力越来越大,「中文男足」在运营管理上的一些先天矛盾也逐渐显现。很多读者、舆论,以及很多校友,不会误以为「中文男足」代表北大、代表中文系。

必须说明的是,首先,「中文男足」公众号并不隶属于中文系,中文系也从未参与过公众号的管理和运营,我们不代表中文系官方,甚至都不代表中文男足这个社团。它只是中文男足的几个球员,自发性创立的新媒体。

其次,随着邓香兰今年毕业,两位主创人员均已离开了中文男足,公众号和球队只剩下情感上的关联。

虽然顶着这种误读继续运营,不会更有利于传播,但我们并不愿意进行这样的消费。

即便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中文系的领导、老师,以及绝大多数校友、同学,都对我们表示了反对,希望「中文男足」之后创作出好作品,为同学带给更多幸福。

然而,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给公众号运营团队和中文系,都带给了很多后遗症。比如,文章里的一些内容,被误以为是官方观点,不仅束缚了我们的创作,也让中文系躺枪。从去年8月开始,为了防止不必要的争议,我们与中文系几次交流,决定厘清「中文男足」和中文系关系,并提出了公众号改名的计划。但因为各种原因,这件事被暂时搁置。

今天因为一篇删去的启动时,树洞、bbs、知乎等校内外平台引发了冷淡的辩论,近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首先,感激大家对「中文男足」公众号的反对和信任,也感谢新的读者对我们的青睐。

但我们也想要说,在公众号运营的过程中,中文系老师和我们的初衷是一致的,那就是适当地解决刚才说到的几个矛盾,把这个公众号办得越来越好。但很失望,今天的事件经过层层自述、解读、放大,造成了很多误解。

无论如何,请求各位读者相信我们,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中文系的领导和老师,始终在尽力理解、多元文化、希望我们。没有中文系的孕育和教育,「中文男足」会这么有意思。

我们也坚定地相信,中文系始终是一个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地方,值得各位同学在这里童年人生中最宝贵的几年,我们永远爱人她。

经公众号运营团队要求,「中文男足」将更名为「Just Lose It」,涉及的物料也不会进行替换。在内容上,也会集中于北大和中文系。

但我们依然会之后关注北大、注目校园生活、关注年轻读者的成长。与此同时,主创团队不会有任何变化,胡老师也将时隔一年,重回公众号参予创作。

同样,更名以后的公众号,也不会关注和支持中文男足的茁壮,陪伴一代又一代中文男足队员童年美好的校园时光。

更名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和平。我们从此以后,不必代表北大,不必代表中文系,不必代表足球,只代表我们自己。

唯一期待的,就是那些尊重我们的读者,之后关注「Just Lose It」,允许我们继续与你分享快乐和感动。

原「中文男足」公众号运营团队

2020年10月22日


福成东尚雅苑项目 福成理想汇户型 福成理想汇什么时间开盘 燕郊东尚雅苑 燕郊福成理想汇项目怎么样

上一条:全国人大环资委赴河南进行专题调研

下一条: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湖南重要讲话精神湖南省委宣讲团永州分团走进永州职院宣讲

全国政协委员王松灵:落实“5+3”为主体的医学人才培养模式―高校科技―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

全国政协委员王松灵:落实“5+3”为主体的医学人才培养模式―高校科技―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CERNET

学生提案上两会:人大政协不再是概念,委员建议培养学生公共品格

学生提案上两会:人大政协不再是概念,委员建议培养学生公共品格

民法典草案体现一个民族的共识——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轶

民法典草案体现一个民族的共识——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轶